2007年9月18日 星期二

社會菁英精進禪三

我還記得我的第一次禪七於民國94年暑假在三義參加的,
這也是我的第一個法鼓山活動.
當時有位同寮房的師姐, 告訴我說:
"還要再護過一次七這個禪七才是完整的"
這句話帶給我很深的震撼, 讓人印象深刻.
我總認為回饋的方式有很多種, 可以捐款, 也可以參加其他義工,
就是沒有直覺想到護七這麼直接的方式, 
因此種下了此次護"社會菁英精進禪三"的因.

今年原先要參加的是護大專七, 但是大專七這個暑假剛好沒舉辦.
瑛娟菩薩丟了幾個禪堂舉辦禪修活動的時間給我選擇,
我看菁英禪三剛好在卓越超越營之後舉行, 
直接選擇這個禪三來護, 省去了來來回回法鼓山的時間.

此次"社會菁英精進禪三", 義工約30多人, 學員百人左右,
男眾學員比例占全部學員人數的三分之二,
這是我參與過的佛教團體活動中, 男眾比例最高的一次,
這也顯示了我們的社會目前情勢, 
地位稱得上菁英的仍以男性成員居多.
學員的年齡層較高, 多是叔叔阿姨.
義工之中, 除了吏君年齡小於我之外, 
也多是比我年長可以當我爹娘的菩薩.
在這裡, 終於不會有人再稱呼我"阿姨", 好得意.

和叔叔阿姨們共事的這幾天裡, 許多阿姨菩薩們稱呼我為:
"小菩薩" "妹妹"
當真以為我這麼年輕嗎? 實情可能是他們記不住我的姓名.
老是被叫著"小菩薩", 有位叔叔級的師兄, 終於忍不住地發問:
"她有這麼小嗎? 叫她"老菩薩"好了..."
這位師兄.....很~冷~耶~

學員830晚上報到, 我828晚上先進禪堂報到安單.
我與一些專任義工(已經在禪堂住一段時日)同住一間寮房,
當晚便聽到兩位專任義工---麗香和吏君的有趣對話:

麗香躺在床上拿著手機說:今天都沒有人打電話給我.(台語)
吏君躺在麗香隔壁床拿著手機說:
那我打電話給你好了, 你的女兒現在正忙著"做人".(台語)
(麗香的女兒訂婚不久, 聽說也快結婚了.)
我躺在吏君的隔壁床, 
正在熟悉環境, 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會心一笑.

829這天, 我和許多師姐們共同一整天的前置作業,
包含寮房與禪堂的布置, 有一些勞力工作, 幸好義工人數夠多,
很多事情可以接力完成.
接力過程中, 我做沒幾下便滿身大汗, 兩隻手臂開始發酸,
完完全全肉雞一隻, 許多阿嬤級的阿姨都比我厲害, 真慚愧.
勞力工作使我發汗, 烈日之下一樣滿身汗,
吏君和我取出寮房中所有枕頭, 拿到禪堂外的木板階梯曝曬,
木板被太陽曬得好燙好燙, 
光著腳丫子踩在發燙的木板地上, 曬著階梯上一整片黃橙橙的枕頭,
很是壯觀很是過癮. 
很久沒有像這樣好好曬過一次太陽, 
彷彿我也同這一整片黃枕頭一塊兒殺菌.

好幾個阿姨菩薩很熱情, 動作大剌剌, 說話方式也像個直大頭,
多數時候, 我靜靜地跟在他們旁邊做事, 聽著他們可愛的對話內容.
偶爾會有阿姨拿屁股撞我的頭, 
或者沒注意到我在旁邊的把我推去撞桌邊.
我果然是個相當稱職的隱形人.
有時候, 我也會好奇的發問問題, 
阿姨們會拿他們的生命智慧滔滔不絕的與你分享.
基本上, 我不會問太多問題, 因為阿姨們的人生歷練多又熱情......

830這天晚上, 學員報到前, 有位阿姨菩薩義務為大家剪頭髮,
我也跟著大家排隊, 修剪我過長的瀏海.
還因此聽了這位美髮師學佛因緣及生命故事, 
真的不可小看每個人的生命韌性, 我們生在福中更要知福.
經歷過生命考驗的師姐特別愛鼓勵人出家,
我和吏君不知道從多少師姐那兒聽過幾次規勸人出家的言語,
聽吏君說, 有些人一直重複聽"要出家"的話, 會反感.
我倒是還好, 每聽一次便更加確定自己不會出家,
反而促使自己去思考為何會不想出家.

我不想出家的理由, 目前想到的有:

1.我不愛穿代表某某團體的衣服, 
通常為了整齊和大家一致, 會快樂地穿上制服(確實是快樂的), 
那麼出了家就要穿僧服代表出家人, 這還得了.

2.看到一整片乾淨的木板地板, 
我就必須克制住往地板翻滾和身子攤成大字形的欲望,
那麼經常面對我們的禪堂, 想必會是非常嚴重的折磨.

3.出家人必須要有出家相, 行為舉止要莊嚴, 還要熟讀各種經文,
我的腦袋瓜記不了多少東西, 做不來, 不行的.

4.有時候我會覺得執意要出家, 其實可能是另一種執著.

如果我想出家的意願夠強烈, 以上通通不成理由,
所以我的出家因緣種得不夠深, 頂多會聽到人問:
什麼時候要去念僧大? 何時要出家? 你不出家很可惜喔!
問話的人有法師, 有法青, 有師兄, 有師姐, 這些人都是好心腸!
我會把這些問話當是提醒我不要忘了佛.法.僧三寶, 
不要離開了成佛之道.
條條道路通羅馬, 不出家也不會感到可惜.
我比較想走社會菁英路線, 做更"實質"的回饋.

雖然一直不能下定決心出家,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對自我修行的期許有三:
1.活得自在
2.解脫生死
3.成就眾生

自學員報到的那一刻起, 我被派到服務中心服務, 
後來又被調到音控室協助吏君, 說協助不如說陪伴.
儀器多數時候是由吏君操作, 偶爾會有一位男眾法青幫忙,
我只是在旁邊加油和學習操作.

在音控室裡, 我們也會跟著早晚課, 學員打坐時, 我們會拜佛,
當然也少不了聊天, 促進彼此了解, 增進彼此情誼.
我因此學會了快拜的方法, 光是慢拜一百下加快拜一百下,
便足以使我汗流滿身, 只需要一小塊空間即可以充分運動,
而且花不了多少時間, 拜佛實在是一個非常好非常值得推廣的運動.

吏君和那位男眾法青與我聊到如何接引我的父母接近法鼓山,
有些方法也許可以試試, 有些方法我聽一聽後, 只能苦笑在心裡,
吏君他們不是我, 不了解我的環境, 如果我當場多說些什麼話,
聽起來會像是在辯解, 關於接引, 我寧可順其自然.
如果我用盡方法, 僅僅是為了讓我的父母能夠和我有同樣的觀念,
那和其他宗教或是同樣佛教但不同法門的朋友,
告訴我他們的信仰有多好, 希望我能接近, 
我卻依然如如不動有什麼差別呢?
雖然我因此參訪了不少道場, 最終還是有自己的選擇.
我的父母他們也是佛教徒, 只是我們專注不同的道場,
我還是會抽時間親近從小到現在一直在接近的道場,
偶爾做做義工或參加法會, 我不會變成一個有了自己的玩樂,
便忘了父母親, 忘了我如何開始與佛法親近的人;
也許我的雙親有一天會好奇我到底在玩些什麼.

後來, 我有想到一個很好的方法, 
無論如何都可以讓父母親上山一趟的方法,
那就是讓父母親參加他們的女兒在法鼓山的佛化婚禮.
以我對他們的了解, 
他們的女兒再壞, 他們也不可能和女兒斷絕親子關係.
可我不能確定的是, 引誘上山成功或是婚禮,
哪個會先至?

902禪三最後一天下午, 師父親自來開示, 
師父勉勵菁英們要做個"仁王",
不管是面臨國家.公司或是家庭, 都要運用佛法的慈悲與智慧來治理.
看著師父離去的身影, 眼見師父由過去到現在一次比一次佝僂,
當時的感受用心疼不足以形容, 
只想說, 
我們怎麼可以不盡形壽, 獻生命呢?

6 則留言:

Angela 提到...

hi~ 小親親: 看你的文張我覺得好讚喔~ 很有福氣可以參加這麼多的活動, 我發願在明年年初我有這個因緣可以禪七, 我想代學員說, 謝謝你的佈施 ^^

小星星 提到...

Dear小廷廷 :我來囉~跟你說一聲。最近我改變了,不會花太多時間煩惱,思想與行為會比較簡單與果斷,至少不會再心裡想很久,卻什麼都沒做~我很喜歡現在的自己,腦中想法清晰的多,行動力也變強,生活也開心多了!你呢?應該也不錯吧~希望大家都快樂!

NolanFegg 提到...

寫的很好!

我也想做個世俗人,
用實質的方式回饋法鼓山,
或許將來某一天我們可以在菁英禪修碰面!
(所以我們將來都是菁英)
哈哈~

親 提到...

前兩天,我娘突然說:"聽鄰居說法鼓山現在建設得很好,找個時間去看看吧"

鄰居力量大,我也不需要引誘了,就找個時間吧!

小兵 提到...

我也好想去護菁英禪三哦!那應該是個很特別的體驗吧!!!等我等我~~~

小親親 提到...

執著一詞在小親親心裡, 不見得是負面詞彙, 堅定的走想走的路, 小親親很鼓勵的! 祝福所有想走出家路的人都能如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