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7日 星期五

輕舞飛羊

這個暑假有些人問我:學生都放暑假了, 你們還要上班阿?
當然是要的呀~ 又不是學生, 也跟人家放暑假阿!
但有15天暑假可以自由彈性安排, 要很感恩囉~
我利用這15天暑假參加3個營隊, 一個暑假參加多個營隊,
填補了我學生時代未能滿足的營隊經驗, 也把握因緣做義工.

繼生死超克營之後,
"卓越超越成長營"是這個暑假參加的第2個營隊,
營隊主題為"轉角-遇見生命貴人".
上山之前和之淵分享去年暑假在卓越營擔任小隊輔的經驗.
我說我覺得自己不像小隊輔, 比較像個學員,
當時每晚藥石後的小隊輔會議, 通常是學員提醒我要去開會.
說到這情形, 讓之淵聯想起一個故事, 大意是:
"一隻羊在一群狗之中生活, 羊把自己當狗, 很開心的和狗在地上打滾."
完全沒聽過這則故事, 但讓我回憶起曾經把自己當"小綿羊"的歲月.

824和學員一同上山, 被安排擔任車掌, 我實在是個很不專業的車掌,
隨性的和同車的學員與義工菩薩說了幾句話, 便自己休息起來了.
世揚剛好坐在我附近, 提醒了我一些車掌要注意的事情,
看他很老練的模樣, 真想把麥克風丟給他.
其實還蠻感謝他的謝謝唸, 讓我安心了不少,
誰教我這麼不喜歡拿麥克風呢!

5天4夜的營期生活, 過程中心情起起伏伏, 有開心, 有煩悶, 有緊張.
頭腦依然不時的會思考:我現在在做些什麼事? 什麼是義工?

上山後得知, 我這次的任務是在活動組, 活動組該做些什麼事?
我也不清楚, 就跟著同組組員大家一起行動吧!
後來漸漸的確認工作內容大致為:
打菜. 帶動線. 洗公器私器(杯碗盤). 準備點心. 打掃洗手間. 撤場.
聽說上述有些事不該是活動組的工作重心,
同組夥伴偶爾會因此顯出疲態, 但大家說說笑笑的還是把事情完成了.
我是沒預期會做些什麼事, 所以有什麼做什麼, 這麼想倒是輕鬆很多.

我們活動組連同"組長小兵"算進去, 有4個女生和8個男生.
成員有2個警察大學"景觀系"畢業, 待業中的警察大人;
1個台中法青, 1個台北資深法青, 1個大專老師;
4個年齡分佈在14.15.16歲的台中寶貝, 1個阿兵哥保母;
還有1個在法青會裡若即若離, 正在寫這篇文的台北法青.
偶爾還有1個機動的台南法青, 跟著我們一起行動.

營期間, 活動組有很多機會在齋堂服務,
可以接觸到一些齋堂法師和義工菩薩,
在齊堂裡, 我們多聽命行事.........
第2天晚上, 有位法師說要給大家吃"熱熱的飯",
第3天開始, 為此多增加了一道打菜步驟,
有時候會來不及上菜供學員享用.
我們和學員吃飯的時間差不多,
飯的熱度似乎和前2天的溫度沒差很多.
打菜過程中, 有義工師姊堅持菜要怎麼放才會好看,
雖然我看不出好看在哪裡, 對我來說, 它們就是一碗飯和菜.
在齋堂裡, 我深刻的體會到:做義工是要成就大家的"心意".
我會想像那確實是一碗熱騰騰美味又好看的飯菜.

在營隊裡什麼時候開始被叫"阿姨"的, 我實在想不起來了?
14歲, 18歲甚至22歲的孩子們, 竟然對著我稱呼"阿姨".
14歲這麼叫還情有可原, 18歲和22歲的小朋友這麼叫就...
太~過~分~啦~
我可生不起這麼大的孩子呀!
看來這些小朋友都和我一樣, 自以為年輕, 0可~0可~
那位14歲的台中寶貝, 年紀小歸小, 很懂得體貼女孩子,
有時候看到阿姨做比較勞力的工作時, 會自動接過去做.
那些愛亂叫阿姨的人, 學著點!

我有很多做義工的機會, 做義工和其他修行活動一樣,
越做越容易看見自己的心念和他人的執念.
從以前到現在, 我大概歷經過三個義工階段:

第一個階段, 做義工的動機可能是交朋友, 可能是成就感,
可能是得到溫暖, 可能是受命行事......, 有種種原因做義工.
第二個階段, 為無所求, 沒有什麼原因, 僅僅只是想做義工而做義工.
第三個階段, 認為做義工是一種心態,
不見得做沒有收錢的工作才叫義工, 我在我的工作崗位上,
服務與我有緣的民眾, 雖然有收入, 我一樣覺得自己在做義工.

在此引用他人對義工的定義:
「以服務、歡樂、學習的態度,提供回報給社會各階層及機構,
而自身亦獲得成長的人。是不計較酬勞的志願工作者。」

卓越營結束後, 接著護"社會菁英精進禪三",
聖硯幫我提著行李帶我到禪堂安單,
一進禪堂便見著同樣是法青,目前是禪堂專任義工的吏君,
這次若是沒來禪堂護禪, 我還真不知道吏君現在在禪堂服務.
他們倆就像是我"生命中的貴人", 減輕了我對環境的不熟悉感,
幫助我從這一站往下一站前進.

在禪堂寮房中, 躺在床上, 鬆了一口氣,
忽然意識到已經上山5天, 也該打通電話回家了,
電話另一頭傳來的是媽媽的聲音,一開口便問:
"媽媽好想你, 你有想媽媽嗎?"
微微地應了聲"想".
我其實是知道媽媽會想我, 才打這通電話,
我真像個放出去, 即不懂得要回家的孩子.

2 則留言:

修嫺 提到...

你當車掌啊
真酷
有機會真想當學員看你拿麥克風
哈哈

匿名 提到...

""電話另一頭傳來的是媽媽的聲音,一開口便問:"媽媽好想你, 你有想媽媽嗎?"微微地應了聲"想".""


我跟我爸媽好像從沒甜言蜜語過ㄟ..
其實對家人最無情的是我~~